疯了

台灣。繁體字不會改見諒(。)
寫文跟畫圖都很差。請謹慎fo(。)

© 疯了
Powered by LOFTER

設定出來前畫的,畫錯的有夠多()

這身真的帥死了;;

我永遠喜歡言和,jpg

【反胃】

像什麼,都不像理想的人

做什麼,都不做討喜的事
想什麼,都不想惹厭的他

反胃的吐了,
才發現,
沒有理想,
也不討喜,
惹厭的人。

就是面前的自己啊。


【真正的愛】

有人說,愛某件東西時,你必會好好呵護他,不讓他受到傷害,不讓他被汙泥所染。
他說,我曾被保護,也曾被呵護過,當我壞了,髒了,我就不再具有此資格了。
我說,不管你是否壞了,是否髒了,我仍當你是寶貝,鎖在我的寶藏盒中。


【恐怖遊戲】


好可怕......
好可怕......
好可怕......
噠噠噠。
我能清楚聽見怪物拖動屍體的聲音。
濃重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怪物撕咬著那人的身體。
我捂住了嘴,生怕自己的喘息聲引來怪物,反胃的感覺被我強行壓了下去。驀地,我感覺到了,有隻手搭在我肩上,我叫了出來。
怪物抬起頭,並沒有注意到我這裡,繼續低頭啃咬屍體。
但是我不敢回頭。
*
楊染笑咪咪的念完遊戲中的對白,雖然笑著,不過語氣非常的陰森,符合遊戲氣氛,勾起了看直播的人的恐懼感。
看到滿屏的害怕,別念了,楊染笑了笑,被一則留言給吸引了。

想不想玩更好玩的恐怖遊戲。

楊染念了出來,笑著在心中自言自語的回答。

當然好阿。

隨後他便失去了意識。
*
楊染醒...

雜畫

【我】

黑暗。
如果不正常是終日不見陽光的癲狂。
那我便是自己裝上電燈泡,盡力裝成擁有陽光的瘋子。
但有天燈泡是會壞的。
到頭來我終究不是常人。
燈泡壞了的那天。
黑暗。

光明。
如果正常是沐浴在陽光下的快樂。
那我便是自己躲進小黑屋,盡力不去接觸外界的蟲子。
但有天房門會被打開。
到頭來我只是自我封閉。
房門打開的那天。
光明。


第一張治癒防雷

後有血腥獵奇,慎入。

原創段子

如果把時間倒回去,是否就能挽回那些錯事。


許陽將做好的早餐放在桌上,擦了擦手,微微一笑要去將他賴床的小情人叫醒。

走到房門前,一股腐蝕的味道傳來,許陽臉色不變,只是輕輕的敲了門,去轉動門把時卻怎樣都轉不開,許陽的嘴角拉了下來,拍門的力道越來越大,最後許陽撞開了門。

床上躺著另一名男子,他是許陽的情人,許陽知道這不過是他的情人給他的的一個小惡作劇,誰叫許陽做錯了事呢,所以許陽又重新微笑了起來,悄悄的走到床前,溫柔的摸了摸男子的臉,他輕輕的將男子的身子扶起來,被子滑了下來,露出男子滿身傷痕的身體,許陽將枕頭墊在男子身後,轉身走往房外。

過一會兒,許陽便拿著早餐走了進來,端起裝著粥的碗,...

七個月的進步(並沒有)

。紅紅的

最近的塗鴉

有血慎入

p1,2 "總要想著做的到嘛!"


p3,4,5 "多麼希望能不看見那些嘲笑與失望的表情,多麼希望我只有一顆頭顱,不必承擔那些不必要的期望。"


p6,7 "你看,我笑了哦,你能,喜歡我了嗎?"

           "聽說你喜歡完美的眼睛。"...


猜一英文單字(X


約定

大概是我八百年前渡劫時說好的七夕後續(。然後後續其實完全可以當單篇看,因為我就只是想寫婚後這種東西……放飛自我的ooc對不起orz這篇特點就是全糖不虐(但是很短),真的糖(大概)。
酒吞的視角記敘(大概,時間線照著順序,但沒有固定間隔,可能上下隔一天一禮拜一個月一年都有可能(對我懶得想日期
說了這麼多,重點就是辣雞文筆辣眼睛慎入。

*
這一生最意想不到的事可能就是和那傻子結婚了。
畢竟從小就與那傢伙在一起,倒也不是不習慣,但感覺就是奇怪,說起來真是莫名其妙的就這麼在一起了。
看著他的笑容,或許,真的能喜歡或著說愛上他吧。
*
這些日子一直是處於頭昏沉沉的狀態,還時常夢見或閃過奇怪的東西,太累了?
那傢伙最近...

"你要去哪裡?"

"你為甚麼要離開?"

"這裡有什麼不好?"

它咧嘴擠出聲音。


"這裡壞事都只是故事。"

"這裡壞事都會有理由。"

"這裡壞事都是某個人的錯。"

棉花凌亂地飛。

天花板再尖叫,空氣被揉成一團,屋子好像隨時會垮掉。

但這些都影響不到它。


"怎麼了?為甚麼?你不喜歡嗎?"

"那我們可以改成你喜歡的樣子。"


它說:我可以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不管是新的還是舊的。

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

不...

關於掉馬這件事

#酒茨
#超級短的小段子
靈感來自可愛的太太www
設定是那時論壇體的設定(不重要),兩個人都是直播主w時間線在論壇體前,兩人還沒宣布在一起時,視角還是我的第一人稱(樓主)。

放學回家我急急忙忙將昨天存稿發布,畢竟今天可是酒茨日呢,昨天就預先打好了,我不禁為我的先見之明感到佩服。

“!”

過沒多久就有人按心了,我看了看名字,大江山鬼王,跟酒吞同個名?抱著自己的半信半疑的心,我將鼠標移向名字,結果我看到了”已關注”
已關注……
關注……
注……

“臥槽,這不是酒吞本人的帳嗎?按了心,我的天酒茨文按了心?”

我彷彿懂了什麼……結果我再一看那心已經不見了,看到這個情形我只有一個念頭:”酒吞我看見你掉馬了,...

約定

#酒茨

七夕賀文(大概是

還是12歲吞跟9歲茨的操作(然而好像沒差,短短短

*

“摯友摯友,他們說今天是七夕欸。”茨木拉著酒吞的手,邊走邊道。


“恩。”


絲毫不在意酒吞冷漠的回答,茨木又接著說:”這兩人好弱喔,如果是我,我一定追上摯友,跟摯友在一起。”說完,抬起頭對他的摯友甜甜一笑。


酒吞沒有回答,只是偏了偏頭,不讓茨木看見他迅速紅起來的臉。


“摯友摯友!”


“幹嘛?”


“我以後可以跟摯友結婚媽?”


“…….你說這個幹嘛?”


“他們說牛郎跟織女是互相喜歡,被拆散所以才沒有在一起。”


茨木停下來,用可愛的臉認真說道:”我想和摯友永遠在...

鬼故事

#青行燈

無西皮向,第一人稱視角,短篇。



今天要告訴大家的是我親身經歷的故事。


我和五個朋友,我們六人,一起約好了午夜到學校說鬼故事,你聽過百物語嗎?聽說了點了一百個蠟燭,說了一百個鬼故事,說故事的人便會被帶到了地獄,被一種名為青行燈的妖怪。

…………………………………………

“我覺得好可怕啊……”


“沒事啦,大家都來了,不玩了很掃興啊!”

…………………………………………

“從此再也沒有人看過她的身影………”


“這故事好老套啊哈哈哈!”


第十個。

…………………………………...

818我茨和那酒鬼

#酒茨

說好得糖(?)有毒的論壇體…….我也不知道這樣寫對不對,如果有人覺得茨我茨味太重我會刪掉的,我也不知道為啥會變這樣………


 **********

那啥…….我聽說酒吞跟茨木在一起了?求問知情大佬告訴本人是真的假的qaq我不相信阿!!!!茨木小天使竟然被這種酒鬼拱了,這我無法忍受。


1樓  

給樓主點支蠟,在一起了,真的。


2樓  

點蠟+1


3樓

點蠟+2


4樓

點蠟+3……話說樓樓竟然叫...

娃娃

#酒茨


是刀。很短很短。

無腦文,滿滿的對話,細節錯誤都不要理他!我們就這樣一起不動腦!

不談人生不收刀片,炸蛋也是!


*

這是一個布娃娃。


被人丟棄過的布娃娃。


它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有記憶的,當它意識到時,它就在垃圾堆裡了,它沒辦法動,因為它只是個娃娃,但它知道現在的它一定是渾身髒兮兮的。


最後它被一個小孩撿走了,小孩洗乾淨了它,而且把它破掉的地方都補好了。


“本大爺把你修好啦,現在你是我的朋友,叫什麼好呢?叫你茨木怎麼樣?”小孩用手把它圈起,抱著它一起睡著了。...


莫比烏斯環(下)

#酒茨

偷懶!很亂!不收刀!

看不懂要說阿........

上篇


*

大江山鬼王死了。


這是連他自己都未曾預想到的死亡,死前酒吞才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此想念茨木。


“你想再見到他嗎?”


酒吞睜開了眼,雖然並不相信這個聲音,他還是說出了與茨木相同的回答。


“想。”


說完,白光乍現,酒吞看見了周圍的場景,這是五天前?見到對面的茨木望著他,酒吞壓下心中的疑惑開口。


“喂,茨木,去幫本大爺帶酒來。”


“摯友……這段時間我可以先留在這嗎?”


酒吞...

歪歪

#酒茨

大家聽過歪歪這歌麼?拿這歌當了一個沒頭沒尾不清不楚的段子(混當更新).......占tag抱歉。

*

"歪歪?手機這東西真好用呢,摯友。"


"歪歪?我又想你了。"


"歪歪?摯友你什麼時候要理我?我只有一個人。"


"歪歪?我等了摯友好久了。"


"歪歪?摯友想喝酒嗎?"


"歪歪?摯友要來見我了嗎?"


"歪歪......."


"你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查詢後再播........."...


莫比烏斯環(上)

#酒茨

 說好的be(?)

emmmm要相信我是親媽。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馬上就生了這篇。

 下篇

*

茨木已經不知道這是底幾次了,第幾次親眼看見酒吞的死亡。


第一次他還未陷入這悲慘的迴圈,他為了尋找給他摯友喝的酒,他離開了大江山,回來時,只見滿目蒼夷,還有他一直追隨的,那強大的,摯友的死亡。


在茨木絕望的時候,他隱約的聽到一個聲音說:你想改變嗎?


“想。”


茨木說完這個字後,一道白光閃現,刺的茨木的眼睛生疼,茨木閉上眼喃喃道:”我能救他…..我能救的…..”


睜眼,茨木...

命定悖論

#酒茨

這是一個很有毒的東西。短篇。

人物嚴重ooc


*

酒吞覺得他今天一定是出現了幻覺,不然為什麼他一醒來便看到一個白髮的自己跟綁著很可愛紅馬尾的茨木在他房裡。


“你是誰?”酒吞從床上爬起,略為兇狠的問道。


“摯友,我們是從未來來的,我是未來的茨木,旁邊的是未來的摯友!”


“別叫他摯友!””別叫他摯友!”兩道聲音同時響起,酒吞看著自稱是未來來的自己,像是宣誓主權般,攬住一旁的紅髮大妖,挑挑眉說:”茨木,你只有本大爺這個摯友,叫這傢伙摯友的是這時候的茨木。”


酒吞看著眼前親密的兩人,臉色黑了下來…....

憶中人

#酒茨

 大概是個失憶的腦洞,可能是糖?不知道。

私設寮。渣文筆,一篇完。


*

茨木發現自己最近很不對勁,他開始忘記了某些事情。


一開始還不明顯,只是有時見到人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記起名字,茨木一直以為是自己太累了,直到有天醒來,他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差點忘了。


這樣的不對勁,全寮里的妖怪都紛紛的向晴明反應,晴明看了看茨木,只是嘆了一口氣,說:”這是你的選擇。”便留下一眾糊塗的妖怪離去了。


茨木開始記起了日記,他對於把所有事情都忘了感到有點的惶恐,他只能靠著前一天自己寫的日記來想起,最初,雖然記不得了,但看著日...

病癖03

#酒茨

估計沒人記得了…我自己跟自修相處到差點忘了這文,這篇還是沒有車

角色ooc,文筆差。

上篇02


*

在茨木那次一聲不吭走了的之後,酒吞開始提早回家了,他害怕茨木離開,卻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害怕,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茨木。


“你喜歡上他了啦?”青行燈在電話的一頭問。


“……..”本大爺一定是傻了才打電話給這女人。


“不過聽起來他也對你也有好感,你倆就這樣成了吧,省的禍害別人。”


“本大爺不是已經說了他是男人了!”


“是男人怎麼了?我看你也沒關係啊,要孩子領養就有了。”


“算了...

酒茨段子

#酒茨

各種小腦洞(梗)當段子看(?)

人物ooc滿滿的,小心

不怕被雷就看吧。求留言啪打

===雙馬尾===

"阿媽,摯友不理我怎麼辦......."

"阿媽教你個辦法。"

"好啊!"

*

"摯友!"

"別煩.....你..怎麼綁這種髮型?"

"阿媽綁的,不好看嗎....."

"沒有,這裡歪了,本大爺幫你重綁。"

"好的摯友。"

*

"誰給你這個膽子碰茨木???"

"抱歉....

不完整愛戀

#酒茨

這是糖。文筆渣,時間線奇怪,ooc,短篇


*

這是一個不太有趣的故事,讓我和你說說這故事吧,這個關於酒吞和茨木的故事。


兩人的相遇要從茨木化為鬼開始,茨木不被人接受,無處可去。


那時酒吞對他說的第一句是:既然你這麼可憐,那本大爺就勉強收留你吧。這句話,大概是茨木稱酒吞為”摯友”的原因吧,因為在那時茨木只是希望自己有個容身之處,而這個容身之處是酒吞給的。


來到了大江山,茨木過了一段很好的生活,彷彿一直都會這麼下去,有天,茨木和酒吞做了,兩人醒來都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提這件事,只是偶爾兩人還是會滾到床上去就是了。...


病癖02

#酒茨

上篇病癖01

謝謝有人喜歡qwq這篇應該就是長篇了,但是不定期更,等我跟我的講義/自修/單字玩耍完後沒有死的話,會盡量快點更的

醫生吞x異裝癖茨

(辣雞文筆,嚴重OOC


*

茨木就在酒吞家住下了。


酒吞的原話是:既然你這麼可憐,那本大爺就勉強收留你吧。當時的茨木愣了很久,哭了,嚇的酒吞都慌了,趕緊幫茨木把眼淚給擦掉,問了茨木,連茨木都不知道為甚麼要哭,茨木掉了很久的眼淚,酒吞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在一旁拿著衛生紙給茨木擦淚,本大爺才不是又因為他難受了,只是他哭起來不好看罷了!


兩人也這樣過了好幾個天,因為是暑假,茨木就待在酒吞...

病癖01

#酒茨
又是個腦洞。大概是個醫生吞和異裝癖茨的故事。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想寫長篇(好像有困難)因為要回學校了qaq寫的不好見諒
(注意嚴重ooc,辣雞文筆

*

茨木一直知道自己與眾不同。

可是他一點都不想要這種特別,從小到大他便非常害怕他的這個祕密曝光,對女性衣物產生興趣,甚至想穿上裙子、絲襪,這種變態的念頭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可是他忍不住。忍不住去關注可愛的物品和漂亮的小裙子,到最後還是經不起欲望,穿上了這些東西。雖然心裡有個聲音說這樣是不對的,他穿上時,卻不禁露出笑容,爾後,他像中了毒癮一般,戒不掉了。

*
酒吞注意到了酒店來了個生面孔,似乎是叫做茨木的樣子,把一推男人迷的團團轉的。...

前世

#酒茨

小妖視角,糖,就是個腦洞,放在這裡封著


*

我是隻很弱小的妖怪。

我記得我是被茨木大人帶到大江山的,那時茨木大人才剛殺了人類,滿身是血,我就在樹上躲著,那些人類其實是想抓我的,茨木大人似是有事路過,恰巧碰上,這些人類就倒楣的死掉了。

想想還有點小慶幸呢,不過我躲的也沒有很久,茨木大人就朝上看向我這了,看到那雙金色的眸子,我從樹上躍下,跪下對他說句:大人好。
我雖只是隻住在森林的小妖怪,但大江山的名諱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茨木大人也是,他是那麼強大的妖怪啊,那他所追隨的鬼王一定是,更加得厲害吧。

茨木大人瞥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說:這山裡就你一妖?

我抬起頭,重重的點了好幾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