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易碎風鈴

繁體字見諒><
圖文皆幼兒園程度,謹慎fo

© 瑕疵易碎風鈴
Powered by LOFTER

前世

#酒茨

小妖視角,糖,就是個腦洞,放在這裡封著


*

我是隻很弱小的妖怪。

我記得我是被茨木大人帶到大江山的,那時茨木大人才剛殺了人類,滿身是血,我就在樹上躲著,那些人類其實是想抓我的,茨木大人似是有事路過,恰巧碰上,這些人類就倒楣的死掉了。

想想還有點小慶幸呢,不過我躲的也沒有很久,茨木大人就朝上看向我這了,看到那雙金色的眸子,我從樹上躍下,跪下對他說句:大人好。
我雖只是隻住在森林的小妖怪,但大江山的名諱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茨木大人也是,他是那麼強大的妖怪啊,那他所追隨的鬼王一定是,更加得厲害吧。

茨木大人瞥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說:這山裡就你一妖?

我抬起頭,重重的點了好幾下,其實我也想離開這裡出去看看的,可是我害怕。

害怕被殺掉啊。

茨木大人問完我又不說話了,我也不知怎麼的,便說出了想和大人回大江山這種話,讓我驚奇的是,大人他答應了。

然後我就到了這裡,鬼王的領地。
我在這依舊只是個很弱小的妖怪,那天被茨木大人帶回來時,眾妖似乎也不驚訝,後來我交到了朋友,我才知道這些大妖偶爾是會捎上小妖回來的。朋友對我笑了笑說:不過能被茨木大人帶回來的妖也是少呢,你是我見過妖力最弱的了。

我自己的實力我也清楚,想了想,回了他句:我運氣好吧。

我在大江山是過著端酒送菜的小工作的,所以我也很常看見兩位大人,茨木和酒吞,在月下肆意飲酒的畫面,這時候我就很希望自己能隱形,因為兩位大人的氣氛讓我覺得很尷尬,然而這麼想,酒還是得送,我送酒過去時,兩位大人並沒有多搭理我,當我慢慢退出關門時,我看見了鬼王抓著他得意大將的領子,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這關係我倒是看得有些明白,但奇怪的畫面還是別看的好了,萬一分手後兩人要滅口,那我就死定了。

要說在大江山我的實力有沒有變強,應該是有的,但真的很少很少啊….
不過我也就挫敗了那一會兒,反正我很弱小,是一個我早已知道的事實,也是一個既定的事實,沒關係,我想著,在大江山沒有大妖怪會注意到我的,我可以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人類是不可能攻進的,我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過了一段每天恨不的自插雙目的日子後,茨木大人又走了,這次好像是要去幫鬼王大人帶酒,我照常是送酒進去,看著鬼王大人獨飲的樣子,暗自想道:也就茨木大人能這樣一直一直陪著這位喝酒了吧,恩,果然是最般配的一對了。

又過了幾日,有群人類過來拜訪鬼王大人,隨便一想想就知道這些人類有問題,不過鬼王大人最近無聊得緊,就讓他們進來了,雖然覺得鬼王大人這麼強不會有事的,但我的心卻隱隱不安,宴客招待這些人類時,我很希望茨木大人能趕快回大江山。

我們施了妖法,將菜餚變成猶如生人肉般,酒水也全部變成鮮紅色,這個主意是一個下位妖想的,他說想欺負欺負這些討厭的人類,看到人類的臉色時,好多妖怪都笑了,接下來,人類的領頭者,好像是叫源賴光吧?獻上了酒給鬼王大人。

誰都沒有想到會如此。

鬼王大人被設計了,眾妖親眼見到了鬼王的頭顱被砍下,人類也拿著武器攻擊眾妖,我的右腳被砍傷,眼睛也被刺傷了一隻,我雖然能對付一個人類,但,當一群人圍剿我時,我也只能一跛一跛的逃走,在我被人類的箭射中時,我還是倒下了。

果然我很弱小啊。

鬼王的頭顱被砍下後,卻還是做出了最後的攻擊,我呢?我因為弱小,我連一個人類都殺不了,最後只能倒在戰場上奄奄一息,在視線愈來愈模糊的時候,我聽見了鈴鐺聲。

啊,是茨木大人回來了吧。

在眾妖幾乎被屠盡時,茨木大人發怒,他把人類全都殺死了,不留活口,然後緩緩的走向鬼王大人那,跪下抱起了他的頭顱,那個強大的妖怪落淚了。

我吐出一口血,閉上了眼,我也要死了呢。

“喂,醒來了,別再睡了啦!”
“啊?”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你還好吧,你剛剛好像做噩夢了!”朋友關心的臉清晰了起來。
“沒事啦,只是夢見了很久沒夢見的東西。”我笑了笑,真的是很久沒夢見了呢,那事過了有千年了吧,現在的我只是個人類呢。
“你看!那兩個人好帥啊!!!”

我順著朋友的目光看去,那是……

“臥槽你怎麼哭了,別哭別哭啊,怎麼了?”

我搖了搖頭,眼淚卻還是一直從眼眶滑下,太好了呢,兩位大人,我的嘴角微微上翹,我待平復心情後,背上書包,拉上朋友離開了甜點店。

“摯友?”
“沒事,有個小孩看着挺眼熟的。”酒吞轉回頭,對着茨木說道。
“眼熟?是哪隻大妖嗎?”
“不是,就是個人類罷了。”
“?”
“算了,走了茨木。”
“好的摯友,老闆結帳!”

不管前世如何,在這一世我們都可以用一生和自己所愛的人相守了。
{完}

 

评论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