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易碎風鈴

繁體字見諒><
圖文皆幼兒園程度,謹慎fo

© 瑕疵易碎風鈴
Powered by LOFTER

病癖(坑)

#酒茨
又是個腦洞。大概是個醫生吞和異裝癖茨的故事。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想寫長篇(好像有困難)因為要回學校了qaq寫的不好見諒
(注意嚴重ooc,辣雞文筆

坑文,不一定填。

*

茨木一直知道自己與眾不同。

可是他一點都不想要這種特別,從小到大他便非常害怕他的這個祕密曝光,對女性衣物產生興趣,甚至想穿上裙子、絲襪,這種變態的念頭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可是他忍不住。忍不住去關注可愛的物品和漂亮的小裙子,到最後還是經不起欲望,穿上了這些東西。雖然心裡有個聲音說這樣是不對的,他穿上時,卻不禁露出笑容,爾後,他像中了毒癮一般,戒不掉了。

*
酒吞注意到了酒店來了個生面孔,似乎是叫做茨木的樣子,把一推男人迷的團團轉的。

“好久不見啊,酒吞。”青行燈向酒保要了杯酒,坐在酒吞旁說道。
“嘖,青行燈你不是出國了嗎?”
“早幾天前就回來了,話說你也不來這太久了,新來的那個看到沒有,快成這裡的紅牌了,有人還是為她而來的。”
“……”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酒吞的臉還是擺明不信的樣子。
“這個到也是釣足男人胃口好手段,至今約她可是沒有一個成功呢。”
“她說不定是……”
“女的她也不答應啊,她來的第一天,我就被拒絕了呢。”
“你……可以陪我一晚嗎。”突然一個聲音插進。
“……”
“……”
“我們的酒吞大人真是好魅力啊,讓紅牌都忍不住了”青行燈忍著笑說。
“……閉嘴,青行燈,還有女人,妳想讓本大爺陪妳?記住是妳來陪本大爺。”

*
酒吞有點後悔帶這女人回他家了,為甚麼一個人話可以這麼多……不過都帶回來,總不能把人趕出去吧?看著茨木坐在自家沙發四處打量的樣子,酒吞開始有點懷疑自己倒底是約了個炮友回來,還是帶了隻好奇的貓回家。

為了不讓氣氛繼續沉默下去,酒吞決定先開口說話:”妳的手是發生了什麼事?”酒吞把人帶回來時,才發現茨木的右手臂是空蕩蕩的,難道是天生的?

聽到酒吞的問話,茨木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說:”之前受傷,截肢了”

也沒說怎麼受傷的。

酒吞覺得有些氣悶,倒底是誰先約的誰,一臉看著風花場所混久的老手,情商怎麼好像有點低,嘖,真是煩死了。

茨木看了看酒吞,問了句:”你家浴室在哪?”
酒吞朝前面的房間指了指,自己點起了一根菸開始抽了起來,大約過了10分鐘,茨木才從浴室裡出來。

看到茨木出來,酒吞覺得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為什麼走出來的是男人???是男人就算了,為什看見男人的裸體我會有感覺???今天的酒吞,男,28歲,陷入了人生性取向的自我懷疑中。

茨木像是沒看見酒吞驚愕的眼神,逕自走到了床邊,坐上去,抬眼說了句酒吞想直接上了眼前這人的話,他說:今晚你來支配我吧。

酒吞突然笑了起來,將茨木推倒在了床上。
”這可是你招惹本大爺的。”

*****要優雅不要汙*****

“茨木,你給本大爺起來!你才16歲??!!”酒吞覺得遇到茨木開始,自己頭疼的次數彷彿是從前的十倍,一早拿著茨木的衣服要去洗,順便收拾茨木用的假髮化妝品,卻看見掉出來的學生證,自己犯法了啊,酒吞冷靜的想到。
“…… 啊?怎麼了?”茨木揉著眼睛問。
不行不能被他撩到,該死好可愛啊。
”本大爺問你,你16歲去什麼酒店啊你?”
“他們也沒攔我,說我不可以進啊。”茨木一臉認真的回答酒吞。
“算我敗給你了真是的。”酒吞拿了件衣服給茨木”快穿上吧。你父母不擔心嗎?”
“我是孤兒啊,沒關係的,沒有人會擔心我。”

茨木雖是笑著,但酒吞卻覺得有點難受,嘖,這傢伙也影響本大爺太大了吧

*

茨木就在酒吞家住下了。

 

酒吞的原話是:既然你這麼可憐,那本大爺就勉強收留你吧。當時的茨木愣了很久,哭了,嚇的酒吞都慌了,趕緊幫茨木把眼淚給擦掉,問了茨木,連茨木都不知道為甚麼要哭,茨木掉了很久的眼淚,酒吞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在一旁拿著衛生紙給茨木擦淚,本大爺才不是又因為他難受了,只是他哭起來不好看罷了!

 

兩人也這樣過了好幾個天,因為是暑假,茨木就待在酒吞家,偶而掃掃地、看看電視,時不時再去酒吞房間亂翻,日子倒也不無聊,反觀酒吞就有點痛苦了,在醫院時很想見茨木,回家後又覺得自己還是去醫院上班好了……

 

原因無他,就是茨木真的無時無刻都在撩,酒吞從知道茨木才16歲後,就一直覺得自己很禽獸了……現在家裡的模式差不多是:

 

“茨木,把褲子穿上!”

“穿裙子時裡面至少穿上內褲啊啊!”

“煮飯就煮飯,別玩什麼奇怪的把戲啊!!”

 

最讓酒吞頭痛的是茨木每次被罵時都一臉不知所以……這傢伙!難道不知道本大爺忍得很辛苦嗎?!!

 

*

茨木最近很焦躁。

 

他對於自己住進酒吞家這件事感到非常高興,但同時也感到惶恐。那時在酒店看見酒吞,竟然有點熟悉的感覺,一靠近,便覺得周圍的東西都不重要了,只要,只要有他就好了。

 

可是這不對啊,茨木在心裡想著,我不能在意他,我不能注視他,我不能喜歡他啊,不在意就不重要了,不注視就不用想著了,不喜歡,那被拋棄也沒關係了,不是嗎?

 

他一定很討厭我這樣變態吧?那……為什麼要讓我住進來?茨木迷茫的想著。

 

茨木想了個辦法,他用盡所有法子想讓酒吞有點反應,不過酒吞不是迴避就是叫他別在做了……到底是為什麼?這些方法網上的人都說百分百有用的……

一定是他不喜歡我,就像當初說的,他只是可憐我而已,怎麼可能有人喜歡我這樣不漂亮的怪物。

 

茨木在誘惑不到酒吞的第n次放棄了。然後,在某個酒吞不在的上午,茨木又哭了次,只不過卻是笑著的哭的,現在的他只要不喜歡酒吞就好了。

 

只要不喜歡,就沒事了。

 

*

酒吞發現茨木很不對勁,不但對他的態度180度大轉變,突然高冷的像一開始如青行燈所說得那樣。

 

他決定找個時間和茨木談談,卻因為醫院突然很多事抽不出身,這樣的結果導致酒吞在想邀茨木出去吃個飯的那天下午,酒吞回到的只是個空蕩蕩的家。酒吞原本以為茨木只是出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了,所以他等,等到了晚上,酒吞默默的打了通電話給餐廳,取消預約,等到了半夜,酒吞又在全家找了一遍,才發現茨木帶來的東西都不見了,就好像這些日子,一直沒有茨木一樣。

 

酒吞自己開了瓶酒,整夜都沒有睡覺,一邊喝還時不時望向門那裡,早上向醫院請了個假,閡上眼,不知道是對著自己還是空氣說:”走了就別再回來了。”酒吞的生活又回到了沒有茨木的日子,對酒吞來說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少了他的聲音,少了他的面容,多了對他的思念。

 

“啊,煩死了,該死的,茨木你就別被本大爺找到!”

 

*

茨木從酒吞家走了,他沒辦法不喜歡酒吞。

 

所以他只好離開酒吞,先離開就不會有被拋棄這種問題了,只是怎麼總是感覺心裡缺了一塊呢?茨木想著,看了看眼前的女裝精品店,茨木走了進去,買了新衣服後會比較開心吧?

 

茨木試了很多的衣服,最後只買了個上面有印小酒瓶的小裙子跟一瓶紅色指甲油,走出店後,茨木拿著剩下的錢,住了間飯店,把自己臉上的妝卸掉,摸著自己臉上的紅痕,喃喃道:”好難看。”

 

住了幾天的飯店,茨木將房間退掉,邊走邊思索自己應該住哪時,發現自己又走回酒吞家了,茨木想了想掏出了鑰匙,那是酒吞在茨木住進時拿給茨木的,現在的酒吞還在上班,茨木打算進去看看,最後一眼。

 

結果一開門就被酒吞抱住了,茨木驚詫的看著酒吞,幾天沒見,酒吞眼裡的血絲告訴了他,酒吞沒有睡好。

 

“快給本大爺說你去哪裡了?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很有意思嗎?!!”酒吞幾乎是用吼的吼出這句話。

 

茨木像是被嚇到般,愣了很久,呆呆的說:”我出去買小裙子……”

 

酒吞直接抱著茨木進房,把茨木放到床上,自己躺在一旁抱著茨木,然後睡著了。

在酒吞睡著前,茨木聽到了聲”我想你了”茨木把手也輕輕搭在酒吞背後,也閉上眼小聲的回了句:”我也想你了。”

*

在茨木那次一聲不吭走了的之後,酒吞開始提早回家了,他害怕茨木離開,卻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害怕,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茨木。

 

“你喜歡上他了啦?”青行燈在電話的一頭問。

 

“……..”本大爺一定是傻了才打電話給這女人。

 

“不過聽起來他也對你也有好感,你倆就這樣成了吧,省的禍害別人。”

 

“本大爺不是已經說了他是男人了!”

 

“是男人怎麼了?我看你也沒關係啊,要孩子領養就有了。”

 

“算了,問你是個錯誤的決定。”啪的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另一旁的青行燈嘟著嘴抱怨道:”脾氣這麼不好…….”

 

“呵,這兩人的相處倒像之前那樣…….千年了一點長進也沒有。”

 

*

茨木發現酒吞開始提早回家,他其實並沒有什麼感覺,如果要說,大概是有點高興?他是不是在意我了呢,茨木如是想著。

現在兩人和一開始並沒有什麼差別,只是兩人晚上會開始做些運動了。但酒吞都沒有真正的進去,後來茨木真忍不住時,就把這事提了出來。

 

“本大爺事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

 

“…….你現在還沒成年,做太多不好。”酒吞撇過頭,茨木看見了那微微發紅的耳朵。

 

原來是為了我好嗎?

 

茨木笑了起來,左手勾向酒吞的肩上,嘴唇舔上酒吞發紅的耳朵:

 

“我沒有你想像的脆弱。”

 

“所以你可以試試…..”

 

“把我弄壞。”

***沒有司機沒有車***

“……”酒吞看著一旁熟睡的茨木,嘆了一口氣,下次覺得不能再被這傢伙誘惑了,明明前幾次都忍住了,,,,,,

 

起身為茨木蓋好被子後,酒吞裸著身子就去洗簌了,錯過了茨木偷偷睜眼偷看他竊笑的畫面。

 

*

今天酒吞帶茨木一起去看電影了,票是青行燈給的,所以酒吞就帶著穿著長裙的茨木去看了,聽說電影是由日本的妖怪當作背景,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酒吞對於這和他撞名的妖王還是挺有興趣的。

 

電影一進場就是滿滿的人,酒吞挑了個偏中靠走道的位置。

 

電影開始了。

 

一開始是一個小孩照著湖面摸著臉的樣子。

 

鏡頭轉換,變成小孩在奔逃的樣子,小孩看起來受了很多傷。

 

最後小孩遇見了大妖,大妖將小孩帶回了自己的領地。

 

電影到了這裡,人物都沒有說話,只有輕微的配樂聲。

 

中間是兩隻妖偶而遊歷人間的樣子,畫面中的小孩已經長成有強大力量的妖怪,倆隻妖去了很多地方,有時會和其他妖怪共行,有時裝成人類生活,唯一不變的是兩人一直沒有分開。

 

他們見證了人類的戰爭,掌權者的更換,無數的死亡。

 

看到這裡酒吞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下意識看向茨木,卻發現茨木也在看著自己,酒吞注意到了茨木在微微顫抖,低聲問:”你怎麼了,茨木”

 

“……我沒事。”茨木像是才回過神一樣回答,”我不看了,我去個廁所。”

 

“需不需要本大爺跟你去。”酒吞有點擔心茨木。

 

“不用了,我只是想去廁所。”茨木笑了一下,語畢還親了酒吞一下。

 

看著茨木走向外面,酒吞轉過頭繼續看著電影,這時候電影裡演到的鬼王的死亡,酒吞像是有什麼梗在心裡似的,最後畫面中的大妖和幼時的自己影像疊和起來,總究還是只剩下了他。

 

電影就這樣結束了,酒吞的頭卻開始痛了起來,起身走向外面,媽的茨木不就離開了一下,本大爺怎麼想見他是鬧哪樣。



评论 ( 9 )
热度 ( 2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