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易碎風鈴

繁體字見諒><
圖文皆幼兒園程度,謹慎fo

© 瑕疵易碎風鈴
Powered by LOFTER

命定悖論

#酒茨

這是一個很有毒的東西。短篇。

人物嚴重ooc

 

*

酒吞覺得他今天一定是出現了幻覺,不然為什麼他一醒來便看到一個白髮的自己跟綁著很可愛紅馬尾的茨木在他房裡。

 

“你是誰?”酒吞從床上爬起,略為兇狠的問道。

 

“摯友,我們是從未來來的,我是未來的茨木,旁邊的是未來的摯友!”

 

“別叫他摯友!””別叫他摯友!”兩道聲音同時響起,酒吞看著自稱是未來來的自己,像是宣誓主權般,攬住一旁的紅髮大妖,挑挑眉說:”茨木,你只有本大爺這個摯友,叫這傢伙摯友的是這時候的茨木。”

 

酒吞看著眼前親密的兩人,臉色黑了下來…..為甚麼這麼gay!這一定不是本大爺,酒吞冷靜的想著。

 

結果下一秒他冷靜的表情就裂了。

 

“喂,本大爺跟茨木來這只有一件事,就是叫你去追你這時候的茨木。”

 

酒吞已經懵逼了,叫他去追茨木是什麼意思,雖然不煩這傢伙,有時候還覺得很可愛,但他堂堂大江山鬼王可是直男啊直男!不會彎的那種!不對,這麼說這兩個已經在一起了,他們又是未來的他和茨木,那代表他會和茨木…….?!!

 

正當酒吞正在思索人生的哲學時,未來的酒吞,我們暫稱他為酒歌吧,無言的對著茨木說:”這傢伙一定不是本大爺,本大爺哪有那麼蠢的表情……”

 

一旁的茨木卻轉頭對著酒歌說:”摯友無論如何無時無刻都是最帥氣的,沒有蠢。”

 

酒歌笑了下,用嘴親了茨木的額頭一下,這舉動倒是將酒吞喚回了神,忍著將前面兩個閃瞎人的大妖扒開的衝動說:”這不可能,說完了?說完了給本大爺滾!”

 

酒歌撇了撇嘴,對著茨木說:”走了。”

 

酒吞在兩妖離開後,關上了門,決定再睡一覺,什麼未來,什麼茨木,都不重要了。

 

走出了酒吞的房間後,茨木突然紅了臉,拉著酒歌就往記憶中自己從前住的地方走去。

 

*

半夢半醒的酒吞發現有什麼人在扒他衣服,睜眼發現是茨木,本來想開口大罵的,結果看見只穿著條內褲的茨木,反而羞紅了臉,問:”茨木,你再搞什麼???”

茨木看了眼酒吞沒有回答,而是繼續手上的動作,把頭埋入酒吞的跨下……..

(此處內容丟失(?))

當酒吞醒來後,看著旁邊的茨木,想著昨天的事情,既然發生了要負責的,況且自己未來也跟這傢伙在一塊了…….酒吞想了很多事情,最後還是接受了跟茨木一起的這個未來,看向旁邊熟睡的茨木,酒吞喃喃的說:”反正我的未來好像也不可能沒這傢伙……”

*

當茨木看見未來的自己和酒吞時,有點驚訝但不是說非常好奇,只開口道:”未來的摯友也如此帥氣呢……”

 

酒歌聽了當然是非常受用,但還未開口,兩個茨木已經躲在房裡說話了,酒歌大概在外面站了十分鐘,兩個茨木出來時都面色潮紅,而完成任務的他們則是被傳送回了未來,回到了未來,酒歌便問茨木到底在裡面說了什麼。

 

茨木紅著臉說:”這一天我記憶挺深刻的,那時候的我是聽了未來的我做了些事……”停頓了下,茨木繼續說:”你記住,你今晚去摯友的房裡,然後都別說話,先脫衣服,然後幫摯友含住……接下來的摯友會繼續的。”

 

酒歌想了想,原來那時茨木會去他房裡是這樣啊…..不過茨木第一次這麼表現得這麼好,自己倒一直沒想過。

 

像是為了解酒歌的疑惑,茨木拿出了個假xx,說:”還有稍稍示範了下……”

 

酒歌想了想那畫面,覺得真的是他媽的刺激……所以把茨木推倒了。

(此處內容丟失(?))

事後,酒歌抱著茨木說:”我挺很慶幸當時的選擇……”

 

兩人的結果不是偶然不是巧合,是場安排好的命運。

 

***

寫完後發現真的寫的好差….然而改了幾次並沒有比較好。大家可以去找找命定悖輪是什麼,雖然應該有人已經知道了……


评论 ( 1 )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