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易碎風鈴

繁體字見諒><
圖文皆幼兒園程度,謹慎fo

© 瑕疵易碎風鈴
Powered by LOFTER

莫比烏斯環(上)

*

茨木已經不知道這是底幾次了,第幾次親眼看見酒吞的死亡。

 

第一次他還未陷入這悲慘的迴圈,他為了尋找給他摯友喝的酒,他離開了大江山,回來時,只見滿目蒼夷,還有他一直追隨的,那強大的,摯友的死亡。

 

在茨木絕望的時候,他隱約的聽到一個聲音說:你想改變嗎?

 

“想。”

 

茨木說完這個字後,一道白光閃現,刺的茨木的眼睛生疼,茨木閉上眼喃喃道:”我能救他…..我能救的…..”

 

睜眼,茨木發現自己回到大江山還未被摧毀時。

 

“喂,茨木,去幫本大爺帶酒來。”茨木看著紅髮大妖,想將這時生動的他記在腦裡。

 

“茨木?”

 

茨木這時才回過神來,舔了舔干澀的唇,開口:”摯友……這段時間我可以先留在這嗎?”

 

這是第一次茨木拒絕了酒吞的要求,對此,酒吞只是深深的看了茨木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離那天還有五天,茨木想著,我留著能幫著摯友的忙,拚上這命我也不會讓摯友出事的。

 

卻不料,這次是酒吞拚上了自己的命護了茨木周全,茨木跪在酒吞的一旁,眼淚止不盡的滑落,在一片的寂靜中,茨木幾乎是崩潰的嘶吼出聲音。

 

“是我拖累了摯友,我失敗了…….對不起…..對不起摯友…….”

 

沒有第一次的聲音,可茨木還是見到了白光,閉眼,睜眼,茨木又回到了五天前。

 

這是第三次了。

 

他這次並未拒絕酒吞的要求,只是說了希望請酒吞一起共行。

 

“也好,本大爺跟你一同去吧。”

 

一路上,茨木一直和酒吞說著話,要是以往早被酒吞嫌吵了,不過酒吞卻是默默聽著,時不時給個”恩”作回應,茨木隱隱約約覺得酒吞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

不過茨木很快就把此事拋在腦後了,酒吞開始嘔血了,茨木整個人猶如掉到冰窖般,渾身冰涼。

 

“摯友?!你怎麼了摯友?!”

 

“嘔…….別碰本大爺,茨木!”

 

茨木縮回了手,手用力的握住,銳利的指甲刺進了手裡,痛感讓茨木亂成一鍋的思緒清楚了點。

 

“摯友….到底怎麼了……我能幫忙嗎?....摯友”茨木顫抖的開口。

 

“滾,你幫不上的…….”酒吞的聲音越來越弱,整個人倒在地上,茨木趕緊撲了上去,酒吞卻已經雙眼緊閉,沒有氣息了。

 

“為什麼……難道沒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嗎?.....我幫不上忙?”茨木將手覆在臉上,這是第三次了,失去他的痛感卻似毫不減,整個人彷彿快被撕裂般。

 

這樣的輪回經過了無數次。

 

茨木用盡了所有辦法要改變酒吞最終的死亡,可是結果一次次讓他失望,茨木已經被逼的癲狂,他也曾想告訴酒吞這件事,話到了口中,卻怎樣也說不出口,因為茨木還是無法接受酒吞那樣站在巔峰的妖怪會死。

 

茨木又再次看見的白光,他聽到了最初的那個聲音。

 

“你知道你已經輪迴了多少次了嗎?”

 

“數百次?數千次?”

 

“你想改變嗎?你可以離開輪迴的。”

 

“聽我說,非常簡單。”

 

“只要是你殺了他就好。”

 

“殺了…..他…..就好?”茨木像被誘惑一樣的說出這句話。

 

說完又發瘋似的笑了出來,殺了摯友?他怎麼可能會做?他也做不到的,摯友是那樣的強大,那樣的令人景仰…….

 

“終歸逃不過一死,你能殺他的,殺了他,你也知道的吧?他在你的輪迴中死了多少次,你也清楚吧。”

 

“你閉嘴!!!閉嘴閉嘴閉嘴,摯友不會死,他才不會死呢,他是世間最強大的妖怪,是我心目中最厲害的男人。”這時已經沒有任何聲音了,只剩茨木一人說話。

 

“怎麼可能殺了他…..怎麼可能……”

 

“你說離開輪迴,離開了能救他嗎?能嗎?”

 

“摯友......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怎麼樣做…..我才能再次與你……”

 

茨木在一片的白光,聽到了個聲音說:”殺了我。”這不是…..摯友的聲音?

 

“摯友…..你說什麼?殺了….你,我只能……殺了你?”

 

一片寂靜中,只能聽到茨木一個人,那似哭似笑的聲音。

 

茨木又再次回到了五天前。

 

這次酒吞沒有提出叫茨木帶酒的要求,只是他和茨木上床了。

 

“本大爺喜歡你,傻子。”

 

茨木難的沒有對酒吞露出笑容,眼淚又掉了下來,明明再看了酒吞無數次的死亡,眼淚早已乾涸了才對,現在卻又湧了出來。

 

酒吞抱住了茨木,說:”別哭了,傻子。”

 

茨木卻止不住的抽噎,整個人蜷縮了起來,像隻無助的困獸,酒吞抱著他,嘴裡是難得的輕聲細語,兩人這樣一起過了第一天。

 

第二天,酒吞不知從哪抱出了一堆茨木沒見過的酒,兩人在這一天喝光了所有的酒。

 

第三天,茨木在酒吞的懷中醒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安穩的睡過覺了,再之前都是被夢饜纏身,閉上眼全是見證無數次的死亡。

 

兩妖一起做了很多事,跑去人類世界裝了一天,走的路不多,茨木卻想這樣走一輩子。

 

和他的摯友一起。

 

第四天兩人沒有回到大江山,茨木看見酒吞開始昏迷,一天中能醒來的時間越來越少。

 

茨木臉上掛著茫然的表情,他握著酒吞的手,和酒吞的這些日子是他未曾料想過的,他很喜歡摯友,現在他才發現這樣的喜歡比他想像的多,比想像中的沉重,茨木開始細想之前,那些輪迴中,如果五天都在大江山中,摯友就會為了救他被人類殺死,如果和摯友離開了大江山,摯友就會因為不明原因死亡,如果提早將人類都殺死,摯友就會自行離去,過幾天就會聽見摯友死亡的消息…….

 

茨木幾乎是自虐的開始回想這些片段,酒吞的手動了動,茨木湊進了看,發現酒吞的嘴型一直重複著:”殺了我。”

 

茨木翻身坐到酒吞身上,左手並起像是把尖利的刀一樣,放到了酒吞的咽喉上。

 

殺了你能救你嗎?摯友。

 

茨木眼一閉,手刺了進去。

 

“嘩!”血肉被撕開的聲音。

 

酒吞死了,臉上還掛著一絲的微笑,茨木愣在那很久,手上的血怵目驚心,沒有任何的聲音,也沒有那奇怪的白光出現。

 

茨木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到大江山的,他只是希望讓摯友待在這裡。

 

第五天,大江山沒有鬼王和他的大將帶領,被人類毀滅,找不到鬼王的一行人,在最深處的房間找到了鬼王的屍體,他們砍下了他的頭,帶回了這個頭顱,並在人類世界編造出一個他們如何打敗大江山鬼王的故事。

 

茨木本想將自己殺死,可是那聲音又出現了,說:”你不能死。”

 

“為什麼我不能死?摯友已經不在了…….你騙了我,你說了我能改變的!”

 

“我沒有騙你,你做了這麼多事,你改變了結局,你也已經逃出了輪迴。”

 

“結局,我改變了什麼?摯友…...最終也還是丟下了我一人。”

 

“你改變了啊。”不知是不是茨木聽錯,一直還無起伏的聲音,像是笑了一樣。

 

“現在的結局是你殺了他啊,你親手殺了他啊。”聲音甜膩的像了參了蜜一樣,像魔鬼似的。

 

茨木崩潰了。

 

“是我……是我親手殺了他……”

 

你知道莫比烏斯環嗎?

 他是一個永恆的象徵,你永遠走不出去。


*

大江山鬼王死了。

 

這是連他自己都未曾預想到的死亡,死前酒吞才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此想念茨木。

 

“你想再見到他嗎?”

 

酒吞睜開了眼,雖然並不相信這個聲音,他還是說出了與茨木相同的回答。

 

“想。”

 

說完,白光乍現,酒吞看見了周圍的場景,這是五天前?見到對面的茨木望著他,酒吞壓下心中的疑惑開口。

 

“喂,茨木,去幫本大爺帶酒來。”

 

“摯友……這段時間我可以先留在這嗎?”

 

酒吞深深的望向茨木,這個回答……難道說他跟茨木真的重來了一次?酒吞從來都不相信奇蹟,但這次……這是奇蹟嗎?

 

還未知曉一切的酒吞認為這是奇蹟,重生的茨木也認為這是給他的機會。

 

五天後,現實給與他們的回答是再次的重生,酒吞想不通,明明自己已經做好了所有的防範,為何還會有漏網之魚襲擊茨木,酒吞救了茨木,但茨木並沒有被拯救。

 

在自己死亡時,酒吞看著一旁的白光,冷漠的問:”你有什麼目的。”

 

是的,酒吞已經發現了不對勁,這不符常理的一切酒吞想不出解釋,唯一能確定的只有都是白光搞的鬼,在酒吞說完話後,那時的聲音又出現了。

 

“我的目的?這重要嗎?你只要知道我能幫你就好了。”

 

“別耍本大爺了,你這是幫?”酒吞嗤笑了聲。

 

周圍的白光散去,酒吞看見了茨木在渾身是血的自己旁邊,哭著喊出了聲,酒吞想去碰碰茨木,卻發現自己的手穿了過去,酒吞黑下了臉,低聲的問:”你到底是誰?神明?”

 

“我不是神明,我是誰?茨木說想改變,你說想見到他,於是你們重來了,你覺得我是什麼存在?我是你們所有人的願望阿。”

 

“再見他一次吧,這可是你的願望阿。”

 

就這樣,酒吞又看見了茨木,茨木說:”摯友,你和我一起去吧?”想到剛剛茨木哭的樣子,酒吞答應了。

 

“也好,本大爺跟你一同去吧。”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次和你一起走了。

 

“我身為妖怪一直是十分的崇拜摯友…….”

 

“摯友冷靜強大,非我等所能比擬……”

 

酒吞面色淡淡的聽著,偶而給個回應,他有個預感,那搞事的白光又要來了,果然酒吞開始嘔血了,看到茨木擔心的神色,酒吞又煩燥了起來。

 

“嘔…….別碰本大爺,茨木!”

 

“摯友….到底怎麼了……我能幫忙嗎?摯友”

 

“滾,你幫不上的……”先想想自己阿傻子。

 

這是酒吞的第三次死亡。

 

酒吞已經有點受不了了,這次並沒有白光,他站在茨木的旁邊,他聽不見茨木的聲音,只能看見茨木絕望的神情,酒吞已經隱隱知道了他們的結果。

 

無非就是重複輪迴,死亡,重生,再死亡,他想起白光說過:”這是你們的願望。”

 

“願望?”

 

酒吞將兩字反覆念過,不知想到了什麼,逐漸煞白了臉,如果說這樣…….

 

“你發覺了嗎?”


“這是你們的願望。”

 

“而我,實現了你們的願望。”

 

“好好享受願望吧。”

 

酒吞疲憊的接受輪迴,連他都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白光不是每次都會說話,有時根本不給他開口,他就會被丟入下個輪迴,現在想想白光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也好,本大爺才不想聽見這鬼東西的聲音呢,酒吞想著,在幾次與白光的交流中,酒吞知道了些他現在會落得如此境地。

 

雖然白光的存在,他想了千個輪迴也想不通。

 

“你知道你已經輪迴了多少次了嗎? ”

 

酒吞看見了另一邊了茨木,不知道為甚麼,有時酒吞能看見茨木,茨木卻見不到他,酒吞也不知道白光再做什麼,酒吞知道茨木跟他一樣都陷在這個迴圈中,但茨木那傻子卻好像不知道,嘖,真是蠢死了。

 

“數百次?數千次?”

 

“你想改變嗎?你可以離開輪迴的。”

 

“聽我說,非常簡單。”

 

“只要是你殺了他就好。”

 

殺了本大爺?酒吞已經懶得去猜白光想幹嘛了,套路一堆,猜都猜不透,逃出輪迴?酒吞想了想,讓茨木那傻子出去了也好,每次看見他傷心的樣子就煩,尤其是那要哭不哭,紅了眼的樣子,真的是醜死了,這時的酒吞已經不去注意茨木了,他想著,說不定白光這次的提議,說不定真可行。

 

“殺了我。”

 

這次酒吞沒有用自稱,只是對著茨木說了這三個字,也不管他會不會聽見,白光也沒給他這個機會想,又把他們隔開了。

 

“你說說,你這次想幹嘛?”

 

“……..”

 

“你不回答?”

 

“你們不是想結束嗎,我給你們結束的選擇了啊。”白光的聲音雖然毫無起伏,但酒吞卻感覺自己聽出了委屈的味道。

 

這充滿套路的東西,本大爺才不相信他呢,酒吞面無表情的想著。

 

不給酒吞說話的機會,白光又把他丟進下個輪迴了。

 

這次輪迴酒吞和茨木上床了,還對茨木告白了。

 

“本大爺喜歡你,傻子。”

 

他仔細想了想白光好像沒有真正的騙過他,所以這次,說不定,他會真正的離開茨木。

 

茨木又哭了,並不是在酒吞死時哭,所以酒吞把憋了很久的安慰說了出來。

 

”別哭了,傻子。”本大爺心疼死了。

 

茨木就抽噎的在酒吞懷裡睡著了。

 

第二天,酒吞抱出了私藏很久的酒,這是和茨木最後一次的共飲。

 

第三天,兩妖去了人類世界。

 

第四天兩人沒有回到大江山,酒吞開始昏迷。

 

必須讓茨木……..

 

“殺了我。”活下去,茨木。

 

“嘩!”

 

茨木如了鬼王所願,他殺死了他。

 

 

第五天,大江山沒有鬼王和他的大將帶領,被人類毀滅,找不到鬼王的一行人,在最深處的房間找到了鬼王的屍體,他們砍下了他的頭,帶回了這個頭顱,並在人類世界編造出一個他們如何打敗大江山鬼王的故事。

 

”你不能死。”

 

“為什麼我不能死?摯友已經不在了…….你騙了我,你說了我能改變的!”

 

“我沒有騙你,你做了這麼多事,你改變了結局,你也已經逃出了輪迴。”

 

“結局,我改變了什麼?摯友…...最終也還是丟下了我一人。”

 

“你改變了啊。”

 

“現在的結局是你殺了他啊,你親手殺了他啊。” 

 

“是我……是我親手殺了他……”

 

這是莫比烏斯環,永恆的循環。

 這是你們的願望,我實現了他。



评论 ( 7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