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易碎風鈴

繁體字見諒><
圖文皆幼兒園程度,謹慎fo

© 瑕疵易碎風鈴
Powered by LOFTER

娃娃

#酒茨

 

是刀。很短很短。

無腦文,滿滿的對話,細節錯誤都不要理他!我們就這樣一起不動腦!

不談人生不收刀片,炸蛋也是!

 

*

這是一個布娃娃。

 

被人丟棄過的布娃娃。

 

它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有記憶的,當它意識到時,它就在垃圾堆裡了,它沒辦法動,因為它只是個娃娃,但它知道現在的它一定是渾身髒兮兮的。

 

最後它被一個小孩撿走了,小孩洗乾淨了它,而且把它破掉的地方都補好了。

 

“本大爺把你修好啦,現在你是我的朋友,叫什麼好呢?叫你茨木怎麼樣?”小孩用手把它圈起,抱著它一起睡著了。

 

它是茨木。

 

茨木茨木茨木茨木,這是它的名字,好開心阿,可是不能笑呢,因為茨木只是個娃娃阿。

 

“本大爺是酒吞!茨木是我手下喔,他很強呢!”

 

茨木知道了小孩的名字,酒吞,但茨木其實都稱他為摯友,因為茨木是朋友阿,是摯友。

 

茨木和酒吞是一對合作無間的搭檔,他們可以從早到晚一直在一起,睡覺也是,只不過茨木卻常常睡不著呢,酒吞爸爸媽媽很喜歡在晚上吵架阿,茨木只能聽著。

 

“這孩子都幾歲了?!不跟周圍的人交流,每天只跟一個破布娃娃玩?你說說,這難道不是你每天不回家的錯?”

 

“你夠了!孩子是你帶的,這是我的錯?叫你帶去醫院檢查你自己偏偏不要的!”

 

“醫院?你自己也承認你兒子有問題嗎?”

 

和娃娃玩是有問題嗎?茨木茫然的想著。

 

不行,摯友是最完美的,不能有任何問題,我是拖累他的娃娃,我不是好娃娃,我要怎麼讓摯友把我丟掉呢?讓摯友討厭我吧!可是它只是個娃娃阿,不能動的。

 

茨木一整晚在思考這個問題,當天亮時,酒吞醒了,並親了茨木一下。

 

“娃娃該醒了。”

 

我一直醒著喔,摯友睡著的樣子很可愛,還偷偷流口水了。

 

今天酒吞沒有帶著茨木一起玩,滿臉疲憊的媽媽帶著酒吞出門了,本來酒吞是想帶著茨木的,可是媽媽很生氣的把茨木丟一旁,拉著酒吞就走了。

 

茨木一個人在家很無聊,在茨木思考要不要睡覺時,一個聲音出現了。

 

“喂!你為甚麼要待在娃娃裡阿?”

 

我本來就是娃娃阿,真奇怪。

 

“出來陪我玩嘛。”

 

一個沒有雙腳的小女孩,拿起茨木用力的抖了兩下,茨木發現他從娃娃裡掉出來了。

 

“你怎麼不說話阿!”

 

“我……是娃娃。”

 

“娃娃?噗,你好好玩阿,我們是鬼阿,待在娃娃很無聊呢!”

 

“鬼?”

 

“不會吧,你不知道嗎,我們是鬼喔。”

 

說完還飄了兩下。

 

“你好奇怪呀……”

 

“恩?”還在消化自己是鬼這件事的茨木抬起頭,看見小女孩皺著眉頭。

 

“你要變成娃娃了喔。”小女孩看起來有點不高興的說”你是笨蛋嗎!我們還沒轉世,偶爾亂玩可以,但你這樣不行喔!”

 

“如果你真的變成娃娃,那就回不來了喔!”

 

“可以等等,說詳細點嗎…..?”茨木完全不懂現在小女孩說的話。

 

“我們是鬼,是人類死翹翹後的靈,我們可以隨意付在物體上,我就常常這樣做,因為鬼差哥哥不太能抓住在物體裡的我們。”

 

“可是”小女孩話鋒一轉,用嚴肅的語氣說:”當你在這東西裡,有太多感情時,你就會變成他喔。”

 

“為甚麼?”

 

“我才不知道呢!那是鬼差哥哥這樣跟我說的,如果我沒有拉你出來,你就沒辦法動啦,變成娃娃了!要謝謝姐姐我阿。”

 

茨木沉默了一下,拋開小女孩的手,轉身又溜進的娃娃裡。

 

“你幹嘛阿?你想變成娃娃麼?你是不是笨蛋阿!!!!我不理你了,哼!”小女孩生氣的鼓起臉,飛走了。

 

我是茨木,我是娃娃,我是摯友的娃娃阿,如果我已經死去了,那是摯友給了我新生。

 

我是他專屬的娃娃。

 

茨木發現從這一天起,摯友都不再找他玩了,現在幾乎連看都不看,聽說摯友去了醫院,從每天去,到幾個月後的"痊癒”。

 

摯友也有了好多朋友,果然是摯友呢!人緣好好!

 

“酒吞,你房間怎麼還放娃娃,好娘喔哈哈哈”

 

“滾,它是我以前撿的,忘記丟了的。”

 

“喔喔喔,那我幫你丟吧。”語畢,就拿起了茨木朝窗外丟了出去。

 

“你搞毛阿?”

 

“心疼啦?”

 

“只是個醜死的娃娃我幹嘛心疼?”酒吞對著嘻皮笑臉的朋友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茨木已經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了,它只不過是娃娃,會被丟掉也是正常的吧?摯友已經不需要它了。

 

“你真的變成娃娃啦。”小女孩在茨木的旁邊蹲了下來。

 

我才沒有變呢,我本來就是娃娃阿。

 

“你不後悔嗎,他把你丟掉了。”

 

後悔?不會啊,曾是摯友的娃娃,我很高興。

 

“叫你不陪我玩…….嗚哇哇,你不要變娃娃好不好。”小女孩開始掉眼淚了。

 

鬼也會掉淚嗎?

 

“鬼差哥哥快要來抓我了,這次我不跑了,我問他們怎麼幫你。”

 

“妳這次怎麼這麼快就妥協了?不玩捉迷藏了?”

 

“不玩了不玩了,鬼差哥哥,他變成娃娃了嗎?”

 

小女孩把手裡的茨木捧高,顛起腳尖,希望鬼差能看仔細點。

 

“對,他是娃娃了。”

 

鬼差只瞥了一眼,就拉起小女孩的手,準備走了。

 

“不能救嗎?變成娃娃感覺好痛苦阿,鬼差哥哥,幫幫他嘛。”

 

我很開心。

 

鬼差嘆了一口氣,說:”人家又不領你的情,他就是想當娃娃,我也沒辦法阿。”

 

“不要理他了,我就是不想他變成娃娃!哥哥你幫他後,我就去排隊轉世!”

 

“好吧。”

 

鬼差手上燃起了一把火,把娃娃放在手上,娃娃沒有被燒掉,而是一點一點的化成和小女孩一樣的靈,看到茨木化為靈後,小女孩開開心心的想去拉他的手。

 

結果當小女孩快碰到茨木時,茨木卻不見了,不只小女孩,連鬼差都愣了一下。

 

“他去哪裡了?”

 

“不知道,奇了怪了這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阿。”

 

“他不見了嗎?”小女孩又開始落淚了。

 

“……”鬼差沒有說話,只是牽著小女孩的手走了。

 

 

趁著半夜,酒吞拿著手電筒下樓了,可惡,竟然把茨木丟下來。

 

酒吞想著,外面這麼黑,茨木現在會不會很害怕阿,怎麼能害怕呢,他是本大爺的大將呢。

 

奇怪,怎麼都找不到,茨木你在哪裡阿?

 

茨木茨木茨木茨木,你在哪裡阿,本大爺有點害怕了。

 

找了一整夜,酒吞完全沒找著茨木。

 

酒吞哭了,酒吞的媽媽沒辦法,哄著他再買個,酒吞卻都拒絕了。

 

 

過了很久很久,酒吞變成了大家羨慕的萬人迷,成熟冷酷,渾身充滿著魅力。

 

但大家都不知道酒吞的心裡住著一個娃娃。

 

而娃娃不見了。

 

(完)

评论
热度 ( 48 )
  1. 沧海遗墨瑕疵易碎風鈴 转载了此文字
TOP